花仟

没有余生。

 

【全职\修伞】花前(Fin.)

给列列的交换,古风三连发。

 

 @列刻 

猜你起床了。终于写完了。

 

*一个关于酒的故事  作者脑子有病

 
 

*ooc  bug   私设如山   慎戳

 
 

>>>花前.

 
 

苏家小姐喜欢花,房前屋后栽满了各色花卉,四季馥郁满园。

 
 

苏家公子则喜欢酒,无论是金樽清酒清樽金酒,一概笑而纳之。

 
 

至于究竟是什么樽什么酒,他至今仍未分清。

 
 

若要问他是如何知晓这些的,他便答:“我便是这苏家的。”

 
 

“苏家没你这人。”苏家公子回道。

 
 

“可是你姓叶呀。”苏家小姐一针见血地指出,随即笑着补上一句“开玩笑啦”。


 
 

若要细细究来,他当真不知自己从何而来。只知有记忆起,他便在这苏家中了。其余有关自己的一切他一概不知。

 
 

此外他每年还能接到一封莫名其妙的信。说那信莫名其妙,它每年都会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,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的面前;莫名其妙的还有每封信上都是千篇一律的几个大字:你究竟何时才回来!信从无落款,字也歪歪扭扭,能看出写信人执笔时的激动与愤怒。

 
 

身世倒是稀奇,他却也只是一介凡人,没什么异能。

 
 

“你只是走路时不慎撞柱子上失去了记忆,倒在我家门口,便赖着不走。何来奇异身世是一谈!”每每他慨叹自己身世奇异时,苏沐秋便一脸不屑道。

 
 

“哦。是吗?”他也对苏沐秋之言置若罔闻。

 
 

不过谈及异能,他也倒真有,那便是……滴酒不沾。不是他修身养性之类,而是他根本沾不得那酒。但苏沐秋偏偏极喜欢酒的。



 
 

有次夜半,苏沐秋心情不错,恰巧园子里不少苏沐橙种下的花都正盛放,便扬起酒樽向一旁的他道:“不如相约月下,来喝上几杯?”

 
 

彼时,他尚不知深浅。虽说平时,他闻到酒气,便会觉得有些许的头晕,浑身上下的血液也如同凝固了一般,因此也不太愿意碰那酒。可那一夜,他不知是着了什么道,大概是苏沐秋兴致正浓,温柔笑笑,他就鬼使神差的应了下来。

 
 

嘴唇沾到酒的那一瞬,他就已察觉到了些许不同寻常。但他未就比停下,眨眼间,酒便入了肚。

 
 

他也从未料到自己酒量竟如此之差,他人的浅酌竟成了他的酩酊。他意识到不对时,已经失去了对行动的控制力。

 
 

他努力睁大了眼,月色将周遭一切都搅作朦胧。而苏沐秋全然未意识到这一切,依旧自顾自谈笑风生。他看了看杯中酒,不过没去了小半杯。

 
 

他站起来时觉得手脚有些发凉,眼前的模糊使得他险些一个踉跄栽倒。

 
 

谁知此时脑中无数千奇百怪的想法忽然一并浮了出来。比如此刻他不知不觉就站上了他原本坐着的长椅,再踏着栏一跃而下,落在了苏沐橙无比喜爱的那园子中。

 
 

苏沐秋此时再如何也不可能注意不到异样了。莫非是醉了?可这才……苏沐秋瞅瞅杯中酒,不过没去了小半杯。若是这几滴也能使人醉,恐怕酒这物事早不必存在于世间了。

 
 

于是苏沐秋问:“怎么?”

 
 

他摇摇头,想示意自己无恙。

 
 

“那你倒是……?”苏沐秋看着园中的他,哑然失笑,索性也放下了杯,翻身坐上了长廊栏,打量着他。

 
 

莫非是一月一度的失心疯犯了?苏沐秋心说。

 
 

他伸出手去。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伸出手去。苏沐秋以为他发完了疯要回头是岸,好心也伸出手去扯住了他衣袖准备拉他上来。

 
 

方才那几滴酒依旧使他视线一片模糊,只能隐隐约约感到手腕处抵着一抹温热。

 
 

这是何物?他想。

 
 

思忖了半秒后他未能得出结论,于是欲要扯来一探究竟。恍惚中他也不知使了多大的力,只听有人道了一句“君子动口不动手啊”,后面还跟着什么,只是他已听不大真切。

 
 

紧接着,世界一片混沌,他彻底失去了最后的意识。



 
 

再次醒来已是第二日清晨。他睡在床上,被一双手从身前松松环到了背后,怀抱里裹着温暖。

 
 

他先是睁开眼,花了片刻忆起自己是何人。然后忆起自己身处何方。再然后,忆起自己昨夜不慎沾了酒。

 
 

是,不慎。必定是苏沐秋的蛊惑。

 
 

他如此归结道。

 
 

夜已尽,酒意全无。回忆便极快的复苏了。




 
 

他在月色下捧起了那清秀中蕴着似有似无的几分勾人的面庞,很轻的吻了一下。不知为何他触到了温热,那温热似乎要将他包裹一般。

 
 

苏沐秋又说了一声:“君子动口不动手……”他也不知晓这人为何要说这些。

 
 

不过是不用手罢了。他想。于是就近将人推的靠在了一棵花树上,他还隐隐嗅到了花的香气。

 
 

醉人。一个心底的声音评道。

 
 

他俯下身去,压住了人。这次他吻住了对方的唇,也是温热的触感。

 
 

这次再也没有“君子动口不动手”的抗议了。

 
 

之后便是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。

 
 

他首先动了动手指,又轻轻动了动腿。确认了身体的支配权后,他仔细的感知了一番,发现全身上下没有一点痛感。

 
 

不错。他告诉自己。没有被苏沐秋大卸八块。

 
 

他倒是有几分好奇,苏沐秋怎么没有推开他。



 
 

不过他这一动,他的噩梦终于被他惊醒了过来。苏沐秋迷糊中喃喃了一句什么,随即慢慢醒转过来。

 
 

“你醒了?我……为何在这里?”他思来想去,决定还是装作早已忘却了一切,做出一副茫然模样。

 
 

“昨……夜,你说冷,偏要来挤我。”苏沐秋先是愣了愣,后语气生硬道。

 
 

“昨夜?我记得我明明在与你……”

 
 

“哦。那之后你晕晕乎乎的,估计什么都记不清了。”苏沐秋又道。

 
 

“……这样。”他继续装模作样,还做出倦怠的神色来。

 
 

苏沐橙问:“哥,你说这花怎会一夜之间落了如此之多?”她指着那花树。

 
 

“呃……约莫是昨夜吹了大风,你睡得熟了。”苏沐秋面上挂着僵硬的微笑。

 
 

他一边故作讶然看着那花树,一边偷偷观察了一下苏沐秋的神色,还要分出心来忍住笑意。




 
 

其实还有许多事是为他所不知道的。

 
 

比如苏沐秋原本坐在那栏上,结果一个不留神,教他扯了下去后,直接落入了那有几分凉意的怀抱中。苏沐秋推了一下他,谁知他紧紧揽着人不放。

 
 

苏沐秋觉得这样有些别扭,心说,莫非不是喝醉了,而是误食了……可又能误食什么呢?苏沐秋感到面前人喷吐出的气息有些不太稳。可这人的身体明明是凉的,在清风中愈来愈凉……

 
 

可惜凉并没有使他有半分的清醒。

 
 

不知为何,苏沐秋并不想推开对方,而是由着对方吻上他的面。触感是冰凉的。苏沐秋玩笑一般说了一句“君子动口不动手”。

 
 

后来他在那棵花树下毫无征兆的就倒了下去。苏沐秋犹豫再三,还是决定不直接自己挥袖而把这个醉得死气沉沉的人直接扔在这里。

 
 

苏沐秋费了很大气力才将他连拖带拽弄回了房中。他们本是住在一起的。苏沐秋原本还在想之后两人再共住一室必定……思绪却被匆匆打断。

 
 

苏沐秋发现他开始变得冰冷,仿佛浑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而凝成了冰。苏沐秋有些讶然,拍了拍他的脸,毫无反应。

 
 

苏沐秋有些不知所措,于是采用了最简单的办法,想要通过体温来将他的身体从冰冷中捞回。

 
 

苏沐秋小心的将手绕过他,环住了他。苏沐秋觉得有些别扭,可偏偏这时他开口了。

 
 

“君子……不动口……”他迷迷糊糊着。

 
 

苏沐秋又哑然。

 
 

抱着他就如同抱着冰块一般,但苏沐秋居然就这样慢慢入了眠。




 
 

当然苏沐秋也有不知道的。

 
 

后来他忆起他那晚做了个梦。

 
 

梦中他本是天上的酒仙,他记得自己还有个弟弟。后来因为他太过痴迷那酒,天帝罚他去人间修行。

 
 

他反而挺高兴,一不小心就多嘴了:“人间也不差,我倒更逍遥。”后来这话传入了天帝耳中,天帝大怒,罚他从此不得沾酒。几滴便能致他醉去,浑身冰冷,之后还会有大灾发生。

 
 

再后来他就到了这苏家中了。

 
 

其实不沾酒也没几分不好,如今我照样逍遥,还不愿回那拘谨之处呢。半梦半醒之间,他如是想到。




 
 

至于后来,他当然也是滴酒不沾。

 
 

至于大灾,他倒也没瞧着。

 
 

倒是苏沐橙的花愈开愈盛了。

 
 

月色亦皎洁。

 
 

Fin.

 

  88 7
评论(7)
热度(88)

© 花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