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仟

没有余生。

 

【全职\修伞】香如故(Fin.)

给列列的交换,古风三连发。


*琴师设定

*ooc  bug 私设如山  慎戳



>>>香如故.


他本对琴没有任何特殊情感,单认为此乃礼乐之器,或是用以抒心中之情。可他不重礼乐,亦无情可抒,便无需奏琴,自然把那琴作寻常物事。


可苏沐秋偏偏喜欢琴,把自己那琴作珍宝一般天天护着。他偶尔兴起,探手去拨那些琴弦,还会遭到苏沐秋好一顿斥责,道他这琴教他这么折腾来折腾去的,琴弦定会隔三差五的断。


如今倒好了。苏沐秋离去后,他反而喜欢上了这琴。再没了阻拦,他便可肆无忌惮的拨弄那些琴弦,弄出些奇怪的混音;有时他也抚摸那檀木制的琴身,想着另一双手曾是如何拨弄那些琴弦的,正所谓睹物思人。


他扔不重礼乐,却有情可抒,或说是有情所依。


而那檀木琴便会散出幽微的檀香来,直至注满了整间房。


他开始习琴了,在闲暇时分照着一本不知何处翻出的琴谱。他发现自己只能一味的快,却奏不出几分情来,约莫是他天生缺少那种抒发情绪的能力,以至一日苏沐橙都忍不住道:“叶修哥,你这曲子只是快,少了种意境。”


“是,是。”他慨叹道,“还是你哥奏的好。”


“我也挺想听我哥奏曲子的。”苏沐橙托着腮。


我也挺想见到你哥的。他心说。


又所谓,一念成谶。


七月十五那晚,他本已入眠,却于夜半十分蓦地醒来。睁眼便是清冷月华流转,圆月高悬夜幕,而窗外有个模模糊糊的影子。他自是一眼认出了那轮廓便是苏沐秋。


是鬼?他转念一想,今日中元节,这苏沐秋是回来看看吧。原来中元夜半鬼门洞开、亡魂重返人间的传说是真的。他暗自思索着,不仅不惧,反而起身去推开了窗。结果苏沐秋后退一步,转身便走。


他道:“哎,来了便别走啊。”


苏沐秋真停了下来,回头白了他一眼,继续前行。


还是那个老样子。他想。


他也没追上去,只是注视着苏沐秋渐行渐远。他不追,是知道追也无用。


谁知八月十五那晚,苏沐秋又来了。那时他还没睡下,就看见窗那儿映着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。


“中秋又来呵?当真是眷恋人世。怎么,愿不愿留下来与我共度这良辰美景?”他倚着窗评道。他也不知自己哪儿来的好心情,大概是他面对这个人时,忆起的尽是些美好之事。


苏沐秋又翻个白眼,气鼓鼓转身便去。


他笑了一下,也不追,看着那背影渐渐淡入月色凉如水。良久,他叹口气。


苏沐秋还惦记着他,他却也不再能感受到什么了。毕竟人已不再这世间,他触不到温度。


不过他觉得,苏沐秋是更放心不下苏沐橙才回来看看的吧。到他这来,想必是顺路。


若他还在,必定会这么说,顺路罢了。


他想,此生他们二人的交集便到此为止了。


心情好几分时,他还能对着那琴调侃他的旧主几句;偶尔阴郁些,就轻拍琴身,道无非是些幻象,却总是见到。琴仿佛通了人性,琴弦微动,铮鸣隐隐。


谁知时间一久,他更觉得不对。午夜梦回时他开始闻见苏沐秋的声音,苏沐秋甚至奏琴,琴音清越。梦醒之后,恍惚之中,他更觉得一切都无比的真切。


终在一夜,他从梦中醒来了。


苏沐秋蹲在那张摆古琴的桌上,沉默的注视着他。


“你大概猜到了。”苏沐秋指指那张桌子,“之前你睡的真死,我那么吵你居然都没醒。”


“你也不怕吵醒沐橙?”他问。


“声音传不出这间房。”苏沐秋摇头。


他有点迷糊:“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”


“若不是你,我也不必如此受罪了!”苏沐秋道,“入轮回之道前,我曾偷偷来看望……沐橙,谁知遇上了你!你一拨那琴弦,我便被生生吸到了那琴中去,困在其中,成了……琴灵……”


“琴灵?”他小小讶然了一番,随即不禁笑了起来,“原来我奏琴还有此等神奇之效。我还道你是孤魂野鬼来寻我的怨气,准备使人捉了你去。”


苏沐秋不理会他,撑着桌坐了下来。


“嗯……”苏沐秋开了口,“我还在修炼,先前一月才能化出一次人形,如今每夜都可。只是还没有实体。”苏沐秋抬了抬手,躯体如雾气一般穿过桌面,他这才发现苏沐秋是浮在半空的。


他忽然忆起,有时他轻拍那檀木琴身时,琴弦会兀自颤动,原来如此。


他又想起有时自己也会抚那琴身,琴便会散出幽微的香气……


他道:“先前你尚在琴中时,我讲的那些你都听见了?”


“是。”苏沐秋没好气道,“先前,先前!我教你别碰我那琴,你到好……”


“有情可抒,有情所依。”他自然道。


“没功夫与你闲扯这些,时限就要到了。”话音未落,檀木琴就已重新出现在了桌上。


“哟。”他打量了那琴片刻,上前去挑了挑琴弦。琴愤怒的铮了声。


他抿抿唇,心道这世间当真有此等奇事。


怪说不得,他居然喜欢上了那琴。原来是灵魂相引,命数作祟。


其实苏沐秋的魂魄被吸入琴中一事,他觉得也不全是他的过错。过错,暂且这样称呼吧。


正所谓,人心有所念,必有所得。他虽不知道这“正所谓”是何处胡诹来的,却也如是这般的免着,心情尚佳的再度入眠了。


后来果真如苏沐秋所言,他能长久的维持人形了。


沐橙被吓了一跳,不过她自然也是十分高兴的,托着腮道:“我想听哥哥奏琴。”


苏沐秋笑着揉了揉她的头。自从化作了人形后,他的琴倒成了虚体。这下他再也碰不到苏沐秋的琴了。


不仅如此,他还得到了好一顿抱怨,大意是之前他奏起琴来如何如何不雅。


“那对我真是一种折磨。”苏沐秋不满。


“那不如你奏一曲于我?”


得了一记眼刀。


于是他拿住了苏沐秋的手腕:“既然不愿,那只有在下献丑一番了。”


“揍你罢!”苏沐秋挣了一下,无果。


Fin.


  87 10
评论(10)
热度(87)

© 花仟 | Powered by LOFTER